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叛天(第1/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746章 叛天



南天门,一道金光划破了平静的天穹,直接闯出天门。



守门天兵天将正范懵时,那金光已消失在天边。



过了好一阵,众天兵天将才听到身后传来的大喝声:



“拦住弼马温!他竟叛出了天庭!”



众守门天兵天将面面相觑,又看看天边的云彩,哪里还有那道金光的踪迹。。



南天门当值天将连忙赶去通明殿禀告,说那弼马温孙悟空已是离了天门,朝下界花果山去了。



天庭之内一片哗然。



叛天!



本来招个妖族妖王入天庭做官,已是让不少文臣武将不满;



而今这美猴王不满天庭给的官职,打了天庭元帅、踹翻了御马监的书案,就这般直接反出了天庭?



那还了得!



凌霄殿前,道道流光化作文武正神,朝殿内快步涌去。



那被打的元帅,此时还是鼻青脸肿,负了轻伤,自殿中陈述此前自己的悲惨遭遇,只是说遭了那猴子偷袭,才被打得如此凄惨。



这不知名的小元帅骂道:



“若是让末将与那野猴大战,定要他好看!”



怎料,此元帅身后跪着的一名御马监小吏,忍不住小声道了句:“当时不是元帅您先动的手吗……”



“嗯?”



这元帅扭头瞪了眼那仙吏,回身时还想说话,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压。



这元帅抬头看去,只见玉帝身侧、平日里一团和气的太白金星,此刻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那目光……



直让他元神轻颤、灵台失守,差些瘫软在此地。



玉帝淡定地看着这一幕,非但没有恼怒,反而还想笑。



玉帝想看自己身旁这冒牌货又要做什么;或者说,道祖老师又要做什么。



当下,这太白金星站在高台上,对玉帝拱手行礼,道:



“陛下,那弼马温不服管束,竟如此胆大妄为,判出天庭!



老臣此前以他神通过人、本领强横而举荐他来天庭为官,臣亦有失察之责,请陛下责罚!”



却是将此事定性,让事态更为严重化。



玉帝露出几分微笑,不理身旁的‘太白金星’,反而看向下方众正神,问道:“诸位爱卿,谁可去将那弼马温,捉回天庭问罪?”



下方众仙神你看我、我看你,武将第一列的李靖向前半步。



看此时李靖。



封神之后已过数百载,他已是修为有成,在天庭领兵作战、屡立战功。



李靖极擅兵阵联击之法,每次排兵布阵毫无错漏,又有其子哪吒做先锋,征战三千世界未尝一败,已是有托塔李天王之称。



然,李靖并不记得自己此前有过一位义父,也并不觉得自己与高台之上、玉帝身侧的那位玉帝信使有什么关联。



李靖只知,他出身度仙门,得度厄真人器重收为弟子,封神时仗着哪吒的关系入了天庭做元帅,而今也算一步步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里面自有玉帝的格外关照。



天庭立于三界已又不短的岁月,有过微弱之时,也有过漫长奋斗,才有如今的强盛。



自天庭建立至今,极少有仙神如此明目张胆叛逃。



辞官、叛天,虽是相同的结果,但却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更何况,叛天者还是妖族妖王。



李靖听闻玉帝问询,立刻向前禀告:



“陛下,末将愿去捉拿叛臣弼马温!”



一旁几位大元帅悻悻收回步子,他们反应又慢了半拍。



玉帝道:“有李爱卿出马,吾自是放心,爱卿这就调遣兵马、去那花果山拿了那妖猴归来。”



“末将领命!”



李靖低头领命,转过身来,金丝斗篷猎猎作响,左手于腰身处扶着佩剑剑柄,右手托着一方古塔,头盔宝珠轻轻摇晃,迈步朝殿门而去。



殿外鼓声大作!



李靖虎符落下,通明殿中流光飞射,一队队天兵朝南天门与东天门迅速汇聚,只待整军后前去捉拿孙悟空。



李靖出兵,随行大将自不能缺了哪吒,又有巨灵神、巨力神、巨脚神这般武将。



众仙神此刻大多并未太过在意此事,只是当那美猴王不懂规矩,犯下这般死罪,让李靖去讨伐一地妖王,本就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天庭征伐嘛,自是以武将为主;



真要是到了天庭危急存亡,或是面对困境了,才会有一干文臣外出‘平事’。



打个妖王,又何须请八部正神中的大佬出手。



天庭整军自是要费些功夫,按下不表。



且说那孙悟空回了花果山,见到了自家猴子猴孙就是破口大骂,说那天庭瞧不起猴,给个官职官位小也就罢了,他自是忍着,想看天庭是什么去处。



从小做到大,那也不是不可以。



但这天庭,平白无故还让个本领稀松的武将,来他面前作威作福!



是可忍猴不可忍!



这能惯着吗?



花果山闻讯而来的各洞妖王,此刻却是颇为忐忑。



众妖王还以为,他们竟捡了个便宜,投靠了个被天庭接纳的妖王,以后在天地间也可安生些了,不必像之前那般担惊受怕。



可这美猴王怎么就突然回来了?这才去了没几天。



当下,有猴子问:“大王您怎么回来了?可是天庭待着不顺心?”



孙悟空便将此前遭遇说了,众猴顿时义愤填膺,那些妖王却是面色渐渐发白。



“大王!”



一头鹿妖喊道:“您莫非、莫非也没辞官,就这么回来了?”



孙悟空笑骂一声:“你家大王,将那去惹事的天庭元帅打了一顿!



撕了那身俗气的神仙官服,换回了这威武战甲,又踹翻那破书案,告他们一声这官不做也罢,就这么甩身出了南天门。



快哉,快哉!”



群猴顿时欢呼雀跃,那群妖王一听,自是面色大变。



这、这可还了得?



天庭的官,可是说不做就能做的?



有妖王想要开口言说此事的严重性,却被身旁妖族拉住;这数十名妖王对视几眼,各自已是有了算计。



又有猴子喊:



“大王!那天庭也不是甚好去处!



您在山里也没个拘束,上天还要被人管着!倒不如以后就在山中跟咱们逍遥自在!”



悟空跳回石座中,笑道:



“孩儿们,取些好酒,拿些瓜果,本大王醉上一醉!”



众猴精轰然应诺。



有数百只猴子立刻窜出水帘洞,漫山遍野开始采摘瓜果,搬运些酒水。



那些妖王顺势向前行礼,孙悟空看了他们几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随意便可。



不多时,花果山中热热闹闹,猴子们各处蹦跳,大妖小妖也是乐哉安乐。



就是有不少老妖,已是连夜跑路,生怕跑得慢了头顶就有天雷砸落。



孙悟空对此也是不理。



他花果山又不是什么来得去不得之地,随意来去。



当年孙悟空离开花果山去求仙法,山中已是有了不少猴精;它们虽无具体修行之法,但吸纳天地日月精华,也有几分法力。



也正是这批猴精活过了两百多年,孙悟空得道回山,山中众猴还是尊他为大王。



孙悟空在自家师父那里,也得了一些修仙法;



师父不让他传下自己所修的功法,但这些修仙法一样可以给猴精修行,增长寿元。



此时,花果山中猴兵众多,且都有几分实力,孙悟空帐下也有几只洪荒异种猴,也都是不错的妖王苗子。



因他美猴王声名大作,此前也有许多猴属妖族高手前来投奔,在花果山安了家。



花果山妖族,早已成气候。



悟空与众妖于山中大宴数日,正自欢乐。



这日晌午,忽听雷声阵阵,似有千军万马自头顶滚滚而来,天地一片昏暗,众妖大惊失色,悟空也是一个激灵醒了酒。



就听雷声中有吼声喊道:



“大胆弼马温!还不外出受缚!随咱回天庭受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