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大圣》【大杯!】(第1/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749章 《大圣》【大杯!】



这怎么回答?



为什么在接引圣人的这个问题中,李长寿感受到了一丝丝的跃跃欲试、一丝丝的蠢蠢欲动?



大圣人不敢明着反天,暗戳戳表达下不满?



可惜,想让他主动开口,没门,也没窗户。



李长寿沉吟一二,低声道:“老师,弟子愚钝,您觉得……弟子该不该解开天道设下的道境枷锁。



弟子全听老师吩咐,弟子也不想老师受此牵连。。”



把球踢回给发球者。



接引圣人明显有些犹豫,显然是在【帮弟子】与【得罪天道】之间拿不准主意。



李长寿并不着急,只是静静等着;



接引圣人叹道:“不解开天道枷锁对你也有好处。”



李长寿:……



不敢就不敢嘛,他又不敢嘲笑圣人。



草庐的气氛略有些沉闷,李长寿扮作虚菩提静静地坐在那,等待着接引圣人开口。



过了有小半日,东洲花果山都已打起来了,接引圣人方才开口,缓声道:



“菩提,如今这佛门,你如何看?”



李长寿斟酌一二,回道:“老师,弟子只觉这佛门有些浮华不实,毫无西方圣人大教之风采。



只是弟子有些不解,那日老师为何就拱手相让,若老师当时给弟子一句话语,哪怕一个眼神,弟子也会……”



接引圣人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已是过去之事,不必多抱怨。”



‘虚菩提’叹道:“可老师,弟子着实有些不解。”



接引道:“那日元始道兄就在侧旁,文殊等早年送去阐教的弟子,如今心已不在西方教。



那日虽有些难堪,但为师在文殊他们回返灵山时,就已知晓会发生这般事。



只是为师也没想到,最后会是截教多宝前来夺权。



但佛门之教义,佛法之精义,俱是为师所定,此乃西方气运之根基,他们无法更改撼动,只能在其中掺杂些阐教教义罢了。



你来说,为师到底是输了,还是胜了?”



虚菩提思索一阵,回道:“老师自是胜了,只是胜的有些……不太体面。”



“体面与性命,孰轻、孰重?”



接引道人身周道韵缓缓流转,暂时将身周那一份天道之力隔绝开。



接引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缓声道:“洪荒天地的命脉,其实自上古就掌握在少数几个生灵手中。



晚一步步步皆晚,错一步身死道消。



如今洪荒生灵哪知远古之凶险,还当远古是那先天大能遍地走、人人如龙的岁月。



菩提,有些事你无法想象,也无法明了。



洪荒天地一直有一条既定的路,无数生灵尽皆被丝绳牵引,不允许离开这条路径。



那掌握天地命运的几人闹翻过两次,一次是在远古,为师与你师叔的老师身死道消,祖龙始凤或陨落、或重伤。



一次发生在上古,曾陪伴盘古神开天辟地的奇特生灵,最终也不过是灰烬都没留下。



唉……”



接引道人微微叹了口气:“这天地间并不存在所谓的真相,菩提,为师多希望你的解空大道是真正对的,一切起于空寂、归于空寂。”



“老师,”李长寿缓声道,“道无对错,也无真假,空寂归一,非唯一路。”



接引道人用一种略带诧异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虚菩提’,笑道:



“菩提,你自那人败出洪荒后,当真是走出了自身魔障。



能悟通这般道理,怪不得道境会有如此大的飞跃。



天道封锁你道境,未尝不是对你有了忌惮之意,能做到这一步的炼气士,自古而来不超过百个。”



李长寿:咋还以能被天道封锁道境为荣了?



出于尊重西方教企业文化的考量,李长寿还是老老实实低头应了声是。



“老师,弟子这道境……”



接引圣人并未多说,反倒是闭目凝神,一幅让李长寿自己领悟的优良表情。



李长寿摆出一副皱眉沉思状,心底却在计算,该如何让接引与天道对立,分散道祖注意力。



若他所料不错,接引在此时已被天道监察与禁锢。



这位圣人当真就如此甘心?



若说接引圣人心底没什么想法,那李长寿绝对不相信;且刚刚的交流也证明,接引圣人对天道和道祖颇为不满。



就差直接骂道祖得位不正,自远古开始暗中掌控洪荒,禁锢生灵……云云。



但接引和他所代表的西方教,也没太多骨气,教义都是劝人隐忍,想靠他们去反天,那比期待道祖自己离开天地本源更不靠谱。



草庐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让李长寿想起了,自己曾在太清观中跟老师交流的情形。



不同的是,老师是因与大道相近,习惯了岁月流逝;



接引与虚菩提之间,只是单纯的尴尬。



终于,接引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事,抬手在面前画了个圆,以圣人之力,监察东胜神洲花果山之地。



“菩提,你这弟子不错,且看他接下来的路如何走吧。”



“是,老师。”



‘虚菩提’答应一声,接引将云镜推向一旁,且缓缓展开,让草庐的一面墙壁都化作了‘屏幕’,显露出了花果山此刻大战刚收的画面。



天地间一片萧瑟。



花果山方圆数百里之内有数十处战场,此刻都已躺满了妖族尸身。



天兵在战死时,尸身都会化作光点,天兵元神归于天庭功德池之中,若是功德足够就可消耗功德重塑真身,若是功德不足重塑,就会被送去六道轮回转世为天人。



妖兵则没有这般待遇,通常是厉害些的大妖放一把只蚕食妖躯的妖火,让尘归尘、土归土,留下的法宝、战甲都归收拾战局的妖族势力所有。



花果山山巅,此前倒下的两面大旗已经被再次竖了起来。



众妖王齐聚山腰之地,大多都在欢呼雀跃,庆祝今日再次打退天兵,却唯独不见孙悟空的身影。



接引道人手指划过,云镜内的画面如水墨晕开,变成了水帘洞内之景。



孙悟空那有些瘦弱的身形陷在石座中,水帘洞内空空荡荡,光线也有些昏暗。



凤翅紫金冠的翅羽跃过石椅靠背,猴子的面容隐藏在晦暗中,只有身上那锁子甲残留着微弱的金芒,金箍棒也未收起来,斜躺在他肩上。



“呼……”



猴子缓缓吐了口气,略微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王!”



有些尖细的嗓音在水帘洞外响起,却是猴子猴孙跑来,请孙悟空去吃庆功酒。



孙悟空摆摆手,淡然道:“今日与那哪吒大战,你家大王我有些乏了,让哥哥们庆祝便是,我且打坐调息,莫要让人入内。”



那几只猴精一愣,也不知自家大王这是怎么了,却也只能遵命,扭头迅速跑远。



水帘洞再次安静了下来,孙悟空自角落堆砌的水果堆中摄来一把香蕉,坐在那慢慢啃着。



灵山,草庐。



接引道人温声问:“菩提,你这弟子莫非已知他被天庭利用?”



‘虚菩提’苦笑了声,言道:“老师,悟空何止是聪慧,他能明人心、晓变化,此前或许是因在局中不懂,如今却早已看出了问题之所在。”



“哦?”



接引道人注视着云镜中孙悟空的身影,“那他,是否能寻到破局之法?”



“此局乃道祖定下,非他可解,”‘虚菩提’有些欲言又止。



接引道人微微颔首,目中略有些感慨。



在虚菩提来之前,他其实并未关注东洲战事,也不曾关注这本应与他西方教有莫大关联的补天石猴。



也就是因虚菩提在这,师徒二人找不到话题,才会想着窥探一眼猴子的情形。



这一看不要紧,却让接引陷入思索,似是寻找到了什么‘机缘’。



李长寿借着圣人开启的云镜术,好好的看了几眼孙悟空。



他能理解孙悟空身上的压力,也能感受到孙悟空现在的处境,有些担心孙悟空的性情会因此有所变化。



故,此刻‘虚菩提’目中的光芒,充满了师父对徒儿的关切。



接引道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目中也有光芒闪烁,再次轻轻滑动指尖,云镜中画面再次变化。



这次,却呈现出了此刻花果山上空乌云内的一处情形。



接引道:“多看看吧,兴许能找到帮他的机会。”



“多谢老师,”李长寿低声道了句,“不过,道祖已严令弟子不得继续干预悟空之事,弟子也只能看看罢了……”



接引微微点头,并未多说。



画面中,却传出了一阵火焰炸裂的响动。



哪吒斜挎乾坤圈、脚踩风火轮,径直跃过众天将头顶,冲到了正与众将商议战事的李靖面前。



“父亲!为何要这般行军布阵?孩儿想不明白!”



李靖皱眉看了眼哪吒,缓声道:“莫要在军中横冲直撞,稍后且去自领雷鞭五记。”



“是……”



哪吒应了声,对周围天将抱拳赔礼,随后又向前两步,那双灵秀的面容带着少许怒意。



“父亲,这数十次大战,为何每次都放过那孙悟空?”



李靖答:“孙悟空勇武过人,斗法时颇为机警,又有不错的遁法。



若是能将他轻松拿下,为父早已动手,何须你来提醒?”



哪吒攥着拳,面对着面前的李靖,以及李靖身后那众多天将。



哪吒定声道:“父亲,明明孩儿一人就可镇压孙悟空,每次孩儿要动用煞气法身,父亲都要下令收兵!



父亲,为何能速战速决之事,非要让将士们白白流血!



若天庭要聚拢妖族,打杀妖族元气,那起兵封住五部洲四处天涯海角,大军镇压、自可格杀一应妖族!



又何必用这般阴谋诡计!”



“住口!”



李靖定声轻喝:“休要胡言乱语,不然军法天规处置!”



哪吒瞳孔中出现两团火焰:“父亲,孩儿这就去将那孙悟空捉来!”



“无本元帅之令,谁都不可轻易出阵!”



“父亲!”



哪吒攥紧火尖枪,脚下风火轮火焰高涨。



“退下,”李靖面容沉静,面容之上威严极盛,“此为军令。”



“哼,”哪吒甩身离开,自是颇为不忿。



李靖沉声道:“去两个将军看好哪吒,莫让他闯祸。”



“是!”



两名金仙境天将主动答应,转身追向了哪吒身侧。



待哪吒走远,李靖却舒了口气,言道:“继续禀告今日之战各部伤亡。”



众天将各自答应了声,先前开口禀告的将军继续说着今日大战的死伤。





李长寿看着天兵军阵中发生的这一幕,心底略感欣慰,‘虚菩提’假身的表情却是略有些纠结。



他确实感觉欣慰,既为哪吒那份没有变质的道心,对自身是非观的坚持;



也为李靖的沉着以及沉稳。



在哪吒的角度,在意的始终是天庭天兵死伤;



站在李靖的立场,既要考虑上面的命令,又要考虑众将士的心态,压力颇重,却必须抵住这个担子。



不过,凭他这个长安叔对哪吒的了解,哪吒接下来不闯祸,是绝对不正常的。



接引圣人将云镜暂时散去,目中也是颇多感慨。



李长寿问:“老师,您这是……”



“菩提,你来说,为师与你师叔此前一直忙碌于度人壮大西方教,是不是选错了路径。”



接引道人言道:“而今见那哪吒,方才突然醒悟,此前为师与你师叔收徒,都只是为了壮大西方教气运、巩固西方教根基,却忽略了传承之事。



悟空且不算,西方教三代弟子,竟无一中用。



阐教有杨戬、哪吒、雷震子,截教有火灵、余元等等,更是多不可数。



唯独咱们西方教……到后来为师甚至错信了鸿蒙凶兽,酿下今日之苦果。”



“老师,”李长寿只能顺着哄一句,“您与师叔,当年也是无法选择。”



“罢了,”接引道人摇摇头,“如今已无西方教,只剩这佛门。



菩提你智谋出众,可有相救悟空之法?”



“老师,并无办法,”李长寿忙道,“但料想天道并不会真的伤悟空性命。”



接引掐指推算,很快就陷入沉思,似是在推演孙悟空身上的天机。



——而今大劫散去,自是没了劫运干扰推算之道。



越推算,接引的眉头就皱的越深。



“奇怪,为何孙悟空的命数,与贫道此前推算有所不同?”



言罢,接引身周圣人道韵更为浓厚,左手手指颇为缓慢的掐弄,一股天道之力再次出现,不过却是出现在接引圣人体内。



显然,这是引动了鸿蒙紫气之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