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四十九章 悟空再上天,菩提坐莲池(第1/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750章 悟空再上天,菩提坐莲池



那一声滚字,让接引圣人含笑了几个时辰,心情骤然欢畅。



天道也有今天!



李长寿看着云镜中不断变化的画面,面容多有忧虑,关注点自是在孙悟空身上。



其实心底也在暗爽。。



这俩后辈,不讲武德!



怎么能对天庭德高望重的玉帝信使如此凶悍?



且说那冒牌货太白金星现身,欲阻哪吒与悟空的大战,反倒得来一声喝骂,这老倌儿面色却是毫无变化。



哪吒与孙悟空打出真火,在空中互相对碰,留下道道残影。



十方鬼神齐惊心,老牌大能眼皮跳。



还是李靖反应迅速,直接祭出宝塔、发号施令,让背后数十天将一同出手。



众天将布下天罡大阵,强行将孙悟空与哪吒隔绝开,但也被两者打出来的攻势震的气血翻腾、神魂不稳。



哪吒瞪着孙悟空,孙悟空瞪着哪吒,但各自被天罡大阵压回空中、地下。



那架势,仿佛今天必须有个折在此地。



一番喧闹,天兵与妖兵各自收阵。



孙悟空扛着铁棒,猴毛染血、锁甲暗红,目光锁定在空中被天将包围的哪吒上,嘴角微微抽动了下。



“小屁孩。”



刚平静下来的哪吒当即大怒,披头散发骂道:“你个臭猴子!再喊一遍试试!”



“嗤。”



孙悟空冷笑了声,淡然道:



“下次再打过。”



“怕你?”



哪吒哼了声,收起六臂法身与众法宝,踩着风火轮低头飞向东天门,却是连军营都不回。



虽然哪吒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天庭可覆灭此地妖族,却非要招安这臭猴子。



但今日之战,倒是觉得这猴子也不错。



挺强的。



对于哪吒的‘任性’,天将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哪吒自不算笨,知道‘玉帝信使·太白金星’只要露面,且要宣读玉帝旨意,这连日的大战就结束了,没了出手的机会。



孙悟空气息迅速恢复至巅峰,看看天上众仙神,低头啐了一口血沫,将金箍棒横扛在肩头,转身走向众妖。



云上,李靖看着那太白金星,眉头紧紧皱着。



玉帝亲封,齐天大圣……



这名号未免也太大了些。



天庭缺一个孙悟空这般的高手吗?明显不缺。



或许,此间又有哪般算计和谋略吧,自己一个带兵的将领,却是体会不到此举有什么必要。



“各军收兵。”



李靖沉声道了句,身后众将齐声应诺。



那‘太白金星’对李靖传声道:



“李元帅,且将大军回退东天门,此地战事暂且作罢。”



李靖沉吟几声,略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明智地选择闭嘴。



他对‘太白金星’拱手行礼,开始传令各部天兵朝东天门回返。



但李靖并未下达退兵之命,犹自让大军于东天门外安营扎寨,随时可开来花果山。



头顶的天兵开始退却,花果山众妖更是一片沸腾。



但不少此前自以为看透了天庭打算的老妖,都有点懵;他们原本觉得天庭是在以妖族七大圣为饵,钓妖族前来一网打尽。



此刻尽被打脸。



天庭竟下旨诏安孙悟空,成全孙悟空齐天大圣之名。



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天庭突然看妖族眉清目秀,觉得天庭应该增加一些妖族元素,所以将孙悟空这个潜力巨大的年轻妖王纳为己用?



这合理吗?



这离谱!



未免也太离谱了些!



那之前这么多天打什么呢?只是为了烘托氛围,给孙悟空扬名?



但凡在注视此地的大能大神通者,大多都泛起了这般疑惑,不知天庭是在搞什么名堂。



灵山,接引草庐。



李长寿注视着云镜所显,那假太白朝花果山落去,似是要谈诏安之事,心底一阵暗叹。



道祖是‘剧本控’实锤了。



若是没有足够的压力,就坚定的走那套既定的路数,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李长寿心底默默吐槽了一阵,就见那云镜所显,花果山上又出了乱子。



假太白驾云而来,身周仙光阵阵,对被众妖王簇拥的孙悟空远远地喊了声:



“大圣!大圣~”



“嗯?”



孙悟空扭头瞥了眼这老倌,一声令下,命一群猴子猴孙向前,将这老倌儿绑了起来,挂在庆功宴旁的树上。



这般情形,当真看的不少天庭仙神触目惊心,也看的某个知道这假太白跟脚的牛妖心惊胆战。



这牛妖,自是孙悟空认的牛大哥,妖族七大圣之首,老君出门只能骑乘小金小银的罪魁祸首——牛魔王。



牛魔王看着众猴七手八脚,就将那白袍老神仙挂在树上,一时间也是无力吐槽。



乖乖,天道意志、道祖分身,就这么给绑起来了?



牛魔王凑近孙悟空,浓眉大眼闪烁着少许光亮,低声道:“贤弟,三思啊贤弟,这可是为花果山解围的机会,莫要对这太白金星失了礼数。”



孙悟空哼了声,只是招呼几位结拜兄弟去喝酒吃桃,并不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明显是心里有气。



牛魔王也不好多劝,被众妖拥簇去吃酒吹牛,少不了又要说些赞扬七弟勇猛的话。



那被吊起来的老倌儿在树上颇为尴尬,却只是保持着笑脸。



凌霄殿高台宝座之上,玉帝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花果山上空,还未退走的天兵军营,有天将言说去救回‘太白金星’,却被李靖阻止。



李靖道:“这位大人定有自己的打算,你我莫要随意猜测。”



于是,众将也只能远远看着。



灵山的圣人居所中,接引道人也挂着慈祥的笑容,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还对面前爱徒‘虚菩提’介绍了几句这假太白的身份。



李长寿故作惊讶:“这是天道意志的分身?弟子原本还以为,这只是一具傀儡。”



“道祖放这分身,只是为了监督玉帝陛下。”



接引道:“玉帝与那禁忌走的太近了些,以至于天道对玉帝都起了忌惮之心。



菩提,这天庭,或说天道招悟空去天庭做齐天大圣之事,你如何看?”



“这看似是好事,但定有其他谋算,”李长寿略微思索,缓声道,“此前道祖曾与弟子在石胎旁言说此事。



道祖似是要让孙悟空扬名,作生灵反天,却被天驯服的榜样,如此警告后来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