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五十章 玄雅之谏(第1/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齐天大圣?孙悟空?”



三千世界,某处天兵驻扎之地。



敖乙看着面前的玉符,听着几名将领的谈论,多少有些不解。



他此时还是少年面容,虽此前已长成了青年模样,但不知为什么,敖乙还是觉得自己保持这个形象较为舒服。



而今,敖乙也是五部洲之外天庭最有权势的元帅之一,帐下不只是有大批能征善战的武将,也有龙族众高手可随时驰援。



以龙宫的实力镇压三千世界,配合临仙殿和仙盟,自可让三千世界基本平稳。



听闻敖乙如此嘀咕,左右各有天将私语,说的都是孙悟空之事。



自有天将对此不屑一顾,说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也有天将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试着分析了一波上面的打算。。



敖乙道:“莫要多猜测这般无用之事。”



众天将低声应诺。



“不过,”敖乙轻吟几声,“这齐天大圣的名号,当真是有些大了,天庭历来重视对神位的册封,这般不入天庭神位体系的名号,也不知具体是何用意。”



众天将嘿嘿一笑,讨论声比之前更为热切。



“哼!”



帐外传来一声轻哼,一股威压随之而来,众将同时起身抱拳。



有道身影自帐门而来,身着战甲,背后披着黑色斗篷,鹰钩鼻、目锐利,正是凤族高手金翅大鹏鸟。



他入了帐篷,径直走回敖乙下首的位置,坐在那一阵闷闷不乐。



众将不敢开口,敖乙关切地问了句:“金鹏元帅,这是怎么了?”



“莫提了!”



金翅大鹏鸟骂道:“这天庭为何要封一妖王做齐天大圣,天庭威名简直就是一句笑话!”



“金鹏元帅莫要着急,”敖乙温声道,“此事定有内情。”



金翅大鹏鸟面色稍缓。



说来也奇怪,原本坐在敖乙这个位置上的元帅,就是金翅大鹏鸟;因金翅大鹏鸟多次酒后失言,表达对天庭、对天道的不满,被天庭降职。



按理说,金翅大鹏鸟对敖乙应有一份怨言,天庭也有意借龙宫压一压金翅大鹏鸟,还让敖乙带来了不少本家高手入营。



可万不曾想到……就很和谐。



金翅大鹏鸟不只没为难敖乙,还对敖乙颇为温和,主动替敖乙分担了不少累活。



也因敖乙的到来,金翅大鹏鸟平静了许多,不再醉酒闹事,通明殿得到这些反馈,也就没将大鹏鸟后续调离。



此刻,金鹏坐在圈椅中,身形伸展开,缓缓输了口气。



“这齐天大圣之事,多少有些不爽快,但此事必然有对妖族的算计。



只是不知天庭何时换了行事风格,对妖族不再喊打喊杀,竟以诏安为主。”



敖乙笑道:“上面有上面的考量,说不定是在对妖族讲个故事,忽悠妖族藏起来的那些老妖都聚起来,而后一网打尽。



此前李靖元帅对花果山的围攻,虽兵法巧妙,但钓妖族的味道也太过明显,妖族真正的高手都躲在幕后不敢现身。



而今天庭突然来这一手,妖族怕也有些迷惑。



只需孙悟空在天庭平稳待一段时日,天庭再放出消息,给妖族大开方便之门,那些老妖怕是第一个冲出来,生怕机会被后辈们抢去。



妖族,确实就是这般。”



金鹏和其他几位天将略微思索,随后各自点头。



金鹏鸟纳闷道:“妖族岂会如此简单就上当?”



“这个……”



敖乙手一摊,苦笑道:“除了这般去给天庭解释,还能有什么合理的说法?



天庭这次诏安妖王,当真让人费解。



单说只是这般造成的人心浮动、仙神不宁,就非新增一个高手可抵过的。



更别说,还是齐天大圣这般名号。”



金鹏额头挂满黑线,笑骂道:“我差些就信了你刚刚这套说辞!”



敖乙讪笑一二,手指敲打着桌面,也在静静思索。



一旁有武将小声道:“末将听闻,前些时日也有不少仙神对此事不满,要联名上奏,摘了那妖王齐天大圣的名号。



但这事不知为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



“据说,是被太白金星给压下来了。”



“说句不好听的,这位大人此次这般处置那美猴王孙悟空,总让人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慎言、慎言。”



“咳!”



敖乙清清嗓子,言道:“最近三千世界也无战事,各位将军还请各司其职,监看好那些不安分的仙道势力。



今日就先到这,各自回去歇息吧。”



众将起身对敖乙抱拳行礼,各自退下,走的时候还在嘀咕那太白金星与齐天大圣是不是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里是三千世界,天道监察远不如五部洲之地,各位天将也没有太过担心。



而且此事本来就是天庭处置不当,招来非议实属正常。



众将走后,金翅大鹏鸟叹了口气。



“怎了?”



敖乙问:“还没收获吗?”



“嗯,”金鹏微微摇头,“寻不到,不知该去何处寻找,心底那影子还是很淡。”



敖乙面容也有些灰暗,坐在圈椅中一言不发,少年面容带着少许迷茫。



小龙低声道:“为什么,我连影子都记不起……”



金鹏鼓励他道:“莫要多想了,此前有位高人指点我,时机一到自会想起来,我也是此前在追逐极速时,捕捉到了心底出现的那道身影。



他背对着我,坐在一处摇椅上,手中把玩着两枚玉符。



莫名就会觉得心安,只想等他开口吩咐一句,我身旁还有你和龙吉殿下的影子。”



“莫要说太多,”敖乙指了指帐顶。



金鹏撇嘴挑眉,倒是不以为意。



“齐天大圣,”敖乙叹道,“也不知那位太白金星到底要做什么,不过总觉得,妖族距离大灾,已是不远。”



金鹏笑了笑,言道:“不如我回去一趟,去天庭掂量掂量那齐天大圣的分量,说不定还能赶上对妖族的剿灭之战。”



“诶,”敖乙忙道,“你我不宜擅离职守,回天庭需有通明殿调令,这是规矩,莫要给有心人发难的机会。”



“行吧,”金鹏答应一声,“军中若无事,我再去试试突破极速,说不定我突破之日,就是能找回丢失记忆之时。”



言罢,金鹏站起身来,对敖乙拱手行礼,转身离了这处大帐。



待金鹏走后,敖乙坐在书案后发了会儿楞,一直到背后出现乾坤波痕,现出两名龙首老者。



“殿下,”左侧老龙轻声道,“莫要多想了,恐为天道所忌。”



敖乙点头应了声,起身走去了帐篷角落的屏风,绕过屏风便是一处软榻,他翻身侧躺,闭目凝神,却是连打坐的心情都无。



那两名保护敖乙的龙首老者对视一眼,各自无言。



他们家二殿下,着实太不容易了。



……



灵山,莲花池旁。



李长寿静静守在那金蝉旁,心底也没什么念头,偶尔还会掐指推算。



孙悟空第二次上天已经有些时日了,如今各处情形的走向,基本都在李长寿推算之中。



他这次上天,自是得了天庭重视,又是赐府邸、又是奖灵石,更给了孙悟空颇多好处,却只是让孙悟空做个‘空职’仙神,不参与任何正事。



对此,孙悟空也乐得悠闲,每天就是在天庭中走走转转,结识了不少无聊的仙神,也加入了几次天庭大佬组织的饭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