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五十二章 均衡道再临!【大杯】(第1/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753章 均衡道再临!【大杯】



“李长寿回来了……”



“他并未离开,一直未曾离开,用天魔之道吊挂在人心阴暗的角落,一直在注视着你我,道祖。”



“天魔尊者的灵核在封神杀劫前就已埋下,他早有准备,道祖。”



“你看错了这个生灵,道祖。。”



“他并没有逃避,甚至根本没想过去寻找他的家乡,道祖。”



“他戏耍了你我,道祖。”



“变数从未消散,天地间一直存在着变数,遁去的一已成气候,此乃凶兆,道祖。”



“你已经输了,鸿钧。”



“道友,心乱了。”



紫霄宫紫竹林。



道祖面容阴沉地站在那棋盘前,面前是光芒闪烁不定的造化玉碟,身周站着一名名灰袍老道。



灰袍老道们不断开口。



嘲讽、讽刺、诡谲、冷笑、失落、绝望、悲鸣,每张面容的表情不尽相同,恰似天地私欲的展览与集合。



道祖魁梧的身形在不断轻颤,那张一贯平静的面容,此刻竟有些扭曲。



“找出来。



把他自生灵道心的角落找出来!”



那些灰袍老道齐齐开口,用轻缓的语调说着同样的话语:



“如你所愿,天地的拥有者。”



那一瞬,他们的表情出奇的一致。



是淡淡的嘲讽。



灰袍老道化作道道流光消散,紫竹林只剩道祖的身形。



鸿钧站在造化玉碟前,面色阴晴不定,似是忘记了何为喜怒不形于色,毫不顾忌地表露着自己的恼怒。



多少年了,自己掌控这洪荒天地多少年了,从未受过如此侮辱!



这李长寿竟敢瞒天过海,将他当猴耍了一遍!



什么在天地外注视着自己,什么均衡大道遁出洪荒!



竟然全都是一场大戏!



这李长寿在他的天地间做了什么?



鸿钧仔细感受着面前的造化玉碟,感受着洪荒三千大道,目光急速扫过三界每个角落,巨大的信息量完全不构成半点负担。



此子一定做了什么。



这个李长寿从不做冒险之事,他主动舍弃在封神大劫与天道开战的机会,面对通天教主被封禁无动于衷,面对太清被封印也能忍下来,必是有对付天道的手段。



让天魔进驻生灵道心,从而让无数生灵高手一同反天?



又或是,他在各处埋下了无数纸道人,想将洪荒天地直接炸碎,用混沌钟带走生灵的火种,重开一界?



他做了什么?



到底做了些什么?



鸿钧微微眯眼,目中厉色环绕;又下意识抬头看了眼,仿佛头顶有一把利剑高悬。



但头顶空空荡荡。



道祖突然轻笑了声,身形缓缓坐下,抬手扫了扫衣袍上的灰尘,目中划过少许玩味,突然又是一阵大笑。



笑声中带着快意,带着舒爽,带着几分自嘲。



很好,这才配做贫道的对手。



超前洪荒原本生灵太多的思想,与那家伙同个家乡,出人意料的谋算,这才是贫道所忌惮的生灵。



可长寿。



这天地,贫道经营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你最大的依凭太清都已无可奈何,你还能做什么?



‘想与贫道玩一局猫捉老鼠?’



鸿钧嘴角轻轻抽搐,手掌朝造化玉碟缓缓摁压了下去,那雄浑的嗓音在天地间不断回荡。



“天尊吾令,掌控众生。”



天地间,一缕缕金色光芒自天空洒落,落在洪荒五部洲各处,在生灵无从得见的角度,钻入了他们的脖颈。



树木、花草、昆虫、飞鸟;



凡人、仙人、妖魔、鬼怪。



但凡没有圆满之道境护持,无大罗金仙修为护持,生灵都被这金光贯入后颈,却丝毫不知。



紫霄宫中,鸿钧手掌慢慢抬起,那玉盘微微旋转,突然‘破碎’,化作一只只方块,悬浮在道祖面前。



与此同时,一尊大鼎漂浮于鸿钧道祖身后,四只神兽的虚影环绕在大鼎周遭。



无法描述的道韵自那大鼎中扩散开来,紫霄宫与无数霞光融为一体。



域外天魔之道又如何?



你偷偷回返洪荒又能做什么?



长寿你在希冀什么,寄希望于什么?



是了,唯一能让天道轻微动荡的机会在西游,悟空闹天,生灵最后的反抗,生灵最后对自由的向往……



但你就算暗中参与其中,又能做什么?



孙悟空帮不了你。



佛门?



多宝?



他本性胆小如鼠,他就是只寻宝鼠,本就难堪大用,贫道看在当年交情的份上,给了他佛祖之位,而今泯为众神罢了。



你到底在算计什么?



鸿钧双眼一眯,嘴角的笑意渐渐幽冷。



那,让本座来给你看看,这猴子,到底能做什么。



“道友。”



又有灰袍老道的身影出现鸿钧身后。



“以花果山生死簿破损之名,覆灭花果山猴属一族,破碎残魂,不入轮回。



观察那些猴属生灵,看其中有无道心异样者。”



“善。”



那灰袍老道化作流光消散。



鸿钧缓缓闭上双眼,此前略微动荡的心境,此刻已是古井无波。



度过了如此漫长的年岁,经历了如此多的对手,作为最终的赢家,他哪般情形没遇到过?



这次的敌手,确实是没遇到过。



他为何会道心失衡?



很简单,天魔尊者的灵核,其实只证明了一件事。



李长寿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李长寿早已默认封神大劫以道祖获胜,他作为遁去的一必然会遁出天地间,天道会演变到如今这般包裹洪荒的程度。



而在这些前提下,李长寿依旧还有均衡天道、力挽狂澜的底气。



‘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号召生灵一起祈祷?’



莫开这般玩笑。



生灵,也不过是洪荒天地的养料。



……



开始了。



灵山莲池旁,李长寿顶着虚菩提的假身,静静坐在那。



多宝佛祖已是离了此处,赶去了正殿之中,召集灵山内一众高手,感受着天道的异常。



随机应变。



李长寿仙识扫过灵山方圆数千里的范围,能见各处天空闪耀金光,一缕缕丝线钻入生灵脖颈。



从山间蹦跶的灵鹿,到灵山之内大罗境之下的生灵;



自河畔中游荡的鲜鱼、远处山林中打柴的樵夫,再到自己面前这灵池中正在沉睡的金蝉。



一切生灵,只要自身之道无圆满之意,尽皆被这一根金线穿入脖颈;



而生灵毫不自知。



不必去看,也不必去找寻。



此刻的南洲俗世、北洲毒瘴之地、东洲广阔仙山、西牛贺洲物产稀薄的连绵群山、中神州的恢弘仙界,都是这般。



天道汲取着生灵之力;



天道掌控着生灵命途;



而此刻,天道在直接监察天地生灵的道心,寻找着自己的踪迹。



让李长寿感觉有些可笑的是,道祖此时还不曾怀疑虚菩提。



这也算他跟道祖的不同之处。



按照他的思维方式,既然接下来天地的‘变数’在孙悟空身上,那就最先彻查与孙悟空有关的生灵。



他这个老师,是对孙悟空影响最深,也与孙悟空接触最久的大能,应该是有最大的嫌疑。



甚至,若易地而处,李长寿会直接出手抹杀虚菩提。



但道祖不会。



道祖骨子里其实是颇为自负的,虚菩提乃是道祖亲自选的‘育猴大师’,是经受过道祖考验的。



若道祖怀疑虚菩提,就算是一定程度上的自我否定。



这对习惯了掌控一切的道祖而言,是很难接受的。



【只要保持生灵的思维方式,都会有性格上的缺点,这是生灵的基本定义】。



李长寿静静坐在莲花池旁,此刻看似平静,实际上心神已完全紧绷,计算着每一个合适自己出手的节点。



他必须利用好接下来的这次出手机会,在道祖手中,多抠出点对己方有利的好处。



路漫漫已是走到了终途,向前走便是天堑。



已到了如今这般地步,却是无法退却,也无从后退了。



李长寿控制着虚菩提闭上双眼,心神挪去了贰号假身处,注视着此时‘妖声’鼎沸的花果山。



叁号假身随时准备自爆转移道祖注意力,为自己接下来的出手,争取一线时机。



他隐隐能感应到……



混沌海,鲲鹏号在朝着洪荒全力飞驰。



玄都大法师、孔萱、文净道人这般人教高手团,带着十数位已经过审核确定没问题的截教仙,便是己方稳定后援。



火云洞,几位人皇站在燧人氏曾静养的湖泊前,注视着那不断翻涌出气泡的湖水。



在他们身后,一辆辆战车已被血光包裹,人族英灵保持着沉默。



南赡部洲,安水城。



一根根丝线贯穿天地,此地百姓平静地祭奠着海神庙中的龙王,平静地过着喧嚣的生活,平静地等待着今后的命途。



天地一片寂静。



而在五部洲的边界,一名名身携业障的大妖,背着一根根丝线,双目无神地遁入地脉,朝东胜神洲花果山而去。



这就是道祖的一大底牌,也是道祖撕下了伪善后,展露给他看的真正天地。



如囚笼般。



李长寿能大概推算到道祖的打算,对方如果搜查不到自己的身影,自会逼迫自己现身。



而贰号假身‘业障大妖’,与叁号假身‘天仙境炼气士’,也无法逃过被天道监察的命途,被天道影响着他们的心神。



李长寿一心三用,尽力维持着三具假身不会暴露,将心底念头降到最低。



此时道祖展露出这般手段,便是在警告李长寿。



无论李长寿要做什么,惹怒了天道,天道随时可以抹杀大罗境之下的一切生灵。



到那时,生灵死绝,所谓的生灵立场就成了空话。



若换做旁人面对这般局面,怕早已是束手无策。——道祖对天地的掌控,已是到了无比恐怖的地步,拿众生做威胁最为简单,也最是直接。



真·洪荒恐怖故事。



道祖还有多少底牌?



想必应该还有很多,但这都不重要了。



李长寿心底轻轻叹了口气,身周出现了一缕缕迷雾,解空大道道韵环绕自身,面容流露出三分警惕、三分疑惑、三分紧张、一份茫然。



一个完美的扇形图就做好了。



此刻,天地间的冲突点在于花果山。



妖族只是陪衬,天兵天将已在路上。



此前靠着多宝师兄开的‘小电视’,能看到玉帝已下令,讨伐花果山众妖但饶过猴属之妖;



但此时道祖在控制着众多大妖赶去花果山,其目的就是要让花果山无差别死伤,必要时还会直接降下天罚。



凭自己对道祖的理解,道祖已经有抹杀孙悟空这个‘打工猴’的心思。



杀猴儆寿。



那群猴的命,成了漩涡的最中心,也真是足够讽刺。



但没办法,孙悟空最在意的,除却师父与那些已经找不到的师兄师姐,就是这群给了他归属感的猴子。



除此之外,道祖还有威胁自己的牌。



当初想在这个天地间追寻正义和自身价值的师妹,有琴玄雅。



不过,玄雅此刻应该是颇为安全的。



这份安全并非是因她被赵老哥和金灵嫂嫂护住了,单纯是因道祖知道自己对亲友二字有多看重,道祖在不确定他底牌到底是什么时,不会轻易去动玄雅。



李长寿觉得,很大概率,在道祖此刻的认知中,博弈的关键点还是在孙悟空身上。



但实际上,李长寿此刻想的并非围绕悟空博弈,而是如何去护住悟空。



……



天庭,齐天大圣府。



孙悟空躺在正殿门前的栏杆上,浑身猴毛散发着美酒的气息,其内还有十个八个被放倒的五阶小神。



孙悟空眯着双眼,享受着此刻的悠闲,对于天地的变化、天地间的异常,他似是半点都没感应到。



其实感应到了。



他觉得天像是矮了一些,有点沉闷、憋闷,不太爽利。



齐天大圣……



“嘿嘿,”猴子咧嘴笑了笑,但笑到了一半就缓声一叹。



也不知猴子猴孙如何了;



也不知牛大哥他们是否还在花果山。



应该在吧,毕竟看那些老妖物的打算,是要将花果山发展成妖族圣地,成为妖族进入天庭任职的跳板。



他这个被天庭接纳的美猴王,就是妖族今后的明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